位置:首页 > 婚恋 > 花瓶修炼守则 > 正文

《花瓶修炼守则》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27 3:52:05热度:

《花瓶修炼守则》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婚恋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不知道这个对着他有些面瘫冷漠的小姑娘能不能受得住这样的语言攻击。...

花瓶修炼守则

  这档真人秀节目是周播,一般是在录制之后半个月播出。

  于是在秦潇自以为消极对抗的策略奏效,成功保住了祁凛的清白,正打开电视准备好好欣赏一下自己“护花使者”形象的时候,却不知道一场酝酿中的大风暴正在朝她迫近,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风暴却已经四面包抄,无处逃脱了。

  看着电视上那个冷漠,嚣张,自我,从头到尾对祁凛表现出强烈抗拒和厌恶的人,秦潇第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自己……

  节目组将她害羞低头的瞬间,极少几次偷看祁凛的镜头,还有反省之后与祁凛有了简洁但是绝对礼貌的回应等这些镜头全部减去了,只留下她抗拒的样子,甚至将她不小心踩到泥水之后皱眉的特写剪在了祁凛同她说话的镜头后面,仿佛她的皱眉和不耐烦就是对着和她温和说话的祁凛一般……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秦潇只觉得鼻子越来越酸,眼眶越来越热,她想要给乔宸打电话求助,手却因为震惊委屈和难过抖得不成样子,深呼吸了几次,好不容易才拨通乔宸的电话,可是她还没开口,乔宸却先气道:“我不过一会儿没看住你,你就把节目演成了这样?!秦潇啊秦潇,你演不了别人撒娇卖萌没关系,就演你自己也不会吗?!你平常那股子害羞劲儿呢!怎么对着祁凛一点也见不着了?!我的祖宗!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心!这一天天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靠什么能活到现在的!哦对,靠脸!靠脸您能不能也在脸上花点功夫呢?笑一笑会要了您的命吗?全程丧着一张脸,知道的是你在和祁凛录节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给我奔丧呢!哎呦我的天哪……”

  听着乔宸喋喋不休发泄着他的怨愤,秦潇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居然还会奢求乔宸帮助她安慰她吗?恐怕……这期节目这样剪辑也得了乔宸和公司的默许了吧……

  秦潇放在膝盖上的手渐渐握紧,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砸在大腿裙子上,留下一小片一小片圆点湿痕,公司从来都不会在意她的想法,她的感受,她的名声,公司在乎的只有她能吸引到多少目光,能制造多少话题,好的坏的全然不管,因为只要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公司几一定能从中赚取极其客观的利益。说是一个人,她更像是一棵任人摆布的摇钱树,是她太懦弱,总是听凭吩咐,一贯后退,才到了所有人都不把她当一回事的地步……

  秦潇挂了乔宸的电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颤巍巍地点开她时常潜水的那个论坛……

  导演的心思很巧,这期节目的收视率远超前几期不算,更是引起了巨大的争论,不过播出半日,粉丝们的战争都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论坛上更是,经过这次节目,让秦潇原本因为抠图时间就相当败坏的名声又坏上一层楼,事态进一步发酵之后,四处可见声讨秦潇的帖子,声讨秦潇简直都要变成论坛上的“政治正确”了。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秦潇不止没本事,还没教养,看她对待祁凛的态度,我都替祁凛感觉委屈,秦小姐的目中无人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秦潇真是没礼貌,没学过思想品德干脆重新回小学学过了再来!】

  【心疼祁凛,秦潇这种垃圾赶紧滚出娱乐圈啦,广电真的不考虑封杀这样的劣质艺人吗?现在的小孩子多容易受电视节目的影响,秦潇妥妥要带坏青少年……】

  【真不知道秦潇到底哪来的脸给祁凛甩脸子,她这种出道这么多年连个磕碜小奖都没有拿过的花瓶女星给祁凛这种王者级别的影帝提鞋都不配吧?】

  【秦潇真是膨胀了,仗着自己的脸蛋不错,又演了几部狗血ip剧就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国际巨星了?这么飘也不怕摔下来摔死?】

  秦潇一条一条地翻着评论,她本以为自己抗打击能力已经在这些年的承受的谩骂中磨砺出来了,但她发现自己错了,无论再经受多少挫折,再磨砺多少年,她也始终是那个软弱的秦潇。

  如果说替身和滥用绿幕抠图是她的错,她也承认,自己确实是那样做了,哪怕并不是出自自身的意愿,但她既然做了,那么被人责骂也理所应当。

  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却是节目组将帽子扣在她头上的,她哪来的勇气在镜头前嫌恶祁凛?她秦潇从来都非常有自知之明,她演技差,唱歌五音不全,舞蹈上也是肢体不协调,除了这张脸她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不过凭着当年崇尚颜值至上的风气才得以在这个圈子里占有一席之地,她这样建着空中阁楼上位的流量小花有什么资格对影帝甩脸子?换做别的流量小花这样做了她心里也会暗暗鄙视。

  秦潇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冲动,此刻乔宸不在身边看着,没有人管束她不能做什么,于是她就做了一件如果被乔宸看到会恨不得剖开她的脑瓜子拿回去重造的事情……

  【你所看到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偏见就通过道听途说来的所谓真相而去伤害一个人,难道不可悲】

  秦潇在微博编辑框里打完这段文字,想也不想就点击了发布。

  不过一两分钟,评论和转发开始爆炸性地猛增。

  【谁来解释一下这段酸溜溜故作文艺的话是什么意思?】

  【自己是什么人心里能不能有点数?有本事在节目里目中无人,有本事不要在这里对别人含沙射影。】

  【秦潇这是要把自己作死的节奏吗?】

  【希望秦小姐立刻滚出娱乐圈的赞我。】

  【我们只知道眼见为实,请秦小姐不要把观众都当成傻子,我们有眼睛自己会看,谢谢。】

  评论里无一不是嘲讽谩骂,偶尔夹杂着零星几个铁粉的声援,却如卵石投海,眨眼就被路人和黑粉的评论淹没了。

  秦潇翻着评论的手指越来越快,突然,她停了下来——【我是秦潇七年的铁粉了,现在竟然也会对她失望,我找不到任何借口欺骗自己她没变,不,她还是变了,在利益和欲望的冲击下变得面目全非,看来我是时候和她说再见了。】

  秦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关掉手机,又是怎么摇摇晃晃地爬上沙发蜷在一角发呆的,只是等她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却没有泪也没有泪痕,只觉得眼睛干涩得难受。

  她低头看着手机想了想,鼓起勇气拨通了一个电话。

  祁凛这才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浴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胸口大敞,紧实的腹肌若隐若现,他从来都是个敬业的演员,敬业当然也包括身材管理,和……洁身自好。祁凛私生活十分检点,除非必要的应酬,从不出入声色场所,要说最大的爱好大概只有跑步和泡澡,由此他买房子第一个要求设计的永远都是浴室。

  他的浴室并不很大,标配的按摩浴缸没什么新奇,墙上挂着大屏液晶电视,比较骚包的就是他往浴室里装了一套几十万的音响设备……

  半个月前那次尴尬得让他无法忘怀的节目,出于好奇,他已经在泡澡的时候顺便看了一遍,说实话节目组会这样剪辑他并不意外,如果中规中矩去做,怕是尴尬感都要冲出屏幕了,但他有些不理解,按理说像秦潇这样靠着流量话题上位的女艺人应该是很有综艺感的,那次录制之后他也特地找了一些秦潇之前参加的节目看了看,秦潇表现得十分正常,常常会有些害羞,但总是害羞得恰到好处,不会给人造作的感觉,就像是刚走出校园的还有些青涩小女孩,十分容易引起路人的好感,当然如果她少接一些烂剧,少轧戏少用一些替身,稍微敬业那么一点,以她这样看起来就单纯温柔的行止模样,名声肯定比现在好的多。

  不过这些和他都没有什么关系,左右两个人也不会再接触了。

  祁凛这么想着,突然手机震了起来,他随手接起来一听,却是林风。

  “老祁,节目看了吗?”

  “看了,怎么了?”

  “这节目组有点缺德啊,这么欺负人家小姑娘?你上微博看看,秦潇都快被亿万网民用口水淹死了!”

  “不过是个娱乐节目而已,谁会较真,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

  “我这哪里夸张,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来秦潇也是,被骂两句而已,过几天旁的节目播出了网友也就忘了,她非要发条微博以示自己委屈,虽然她却是挺委屈的,但观众哪管你这个,只看到你做错事还嘴硬,和观众爸爸们顶嘴你说能有好下场?”

  “唔,这事儿却是做得欠考虑。”

  “还没完呢,你赶紧去看你的微博,已经两万条评论了,全都是在同情鼓励你的,哎呦我的天哪,这架势惊得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被秦潇给猥亵了呢……”

  “去你的,少胡说八道。”

  “得得得,我不说了,你赶紧看看去。”

  “成,挂了。”

  祁凛被林风这么一说,一时间也有些好奇,便用跟前的笔记本电脑打开许久没有登陆过的微博,输入登录密码的时候还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刚登陆上就就看见消息条数在不停地往上升,这阵仗祁凛还从未见过,他本就不是流量明星,平常又低调,微博只有不到二十条,还全都是转发,因此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流量带来的“众星捧月”的感觉。

  他带着一点玩味点开消息,果然入眼全是各种加油鼓励安慰,且十条里面有五六条都在痛骂“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瞎了狗眼”的秦潇。

  祁凛心里想着“何至于此”,秦潇只是节目中不大配合,又不是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被这样风暴式地口诛笔伐也着实是冤枉了点。

  不知道这个对着他有些面瘫冷漠的小姑娘能不能受得住这样的语言攻击。

  正想着,手机却响了起来,祁凛看了看号码,是个陌生号码,有些犹疑但还是接了起来:“您好,请问是哪位?”

  “您,您好,是祁凛先生吗?我是秦潇……”

  “我是祁凛,秦小姐,请问你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祁凛傻眼,这,这算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清楚就哭上了。

  听秦潇在电话那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端的是伤心欲绝的样子,祁凛一时间竟然不敢打断,就这么直愣愣地听她哭了十分钟,然后……

  秦潇居然就这么把电话挂了?!

  这叫什么事儿?祁凛哭笑不得,正要把手机放下,铃声却又响起来,一看号码,还是秦潇,祁凛心里默念千万不要再哭了,才将电话接起来。

  “祁凛先生……我……我刚刚忘了说话了……”

  这声音还抽抽噎噎的,话都说不好。

  祁凛有些无奈,但还是温和地道:“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我听着,别哭了。”

  “谢……嗝……谢谢……”

  祁凛听着声音就已经脑补出秦潇哭到打嗝的小样子,说实话就她那张神赐天颜,哭成什么样应该都挺好看的。

  “秦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叫,叫我……嗝……秦潇就好了……”

  “好,秦潇,你下不要急,先倒杯水喝一口,深呼吸一下再说,慢慢来……”

  “那……嗝……您先不要挂电话……”

  “好,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你先去倒水……”祁凛已经不自觉用上了哄孩子的口气。

  电话那头传来杯子碰撞的碎响,然后是一声低呼,接着不知道似有一大堆什么东西砰砰落地,然后就听见秦潇又拿过手机,开口——“嘤嘤嘤……”

  说实话祁凛很想笑,但他怕一笑秦潇哭得更厉害,现在是憋得脸都红了,好容易深呼吸几口,确定自己不会笑出来了,才又柔声问道:“你好点了吗?”

  “好,好点了……”秦潇说话总算没有夹杂着小小的嗝声。

  “好,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是这样的。”秦潇有些紧张,又有点不好意思,“上次节目的事情,我很抱歉,因为,因为最近有很多人讨厌我,我不想连累您,我真的不是讨厌您所以不和您说话的,对不起……”

  祁凛有些惊讶,秦潇的口气很真诚,并不像是事后补救的托词,何况真要演,秦潇的台词功底如何有目共睹,有这个本事说得这么像她早就摆脱花瓶的标签了。

  听得秦潇这样诚恳的道歉,加上本来其实自己也并没有生气,祁凛也只是笑笑:“没关系的,我没有生气,你不用自责。”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说来也很不好意思,但是……节目您看了吗?”

  “嗯,我刚刚看到了。”

  “嗯……节目组为了效果剪辑成这样……有,有很多观众误会我……”

  “我看到了,很抱歉,我并不知道节目组会这样做,让你受委屈了。”

  “不不不,不是您的错,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把节目录好……他们……他们应该也很为难才会这样做吧……”

  “嗯?”祁凛有些讶异秦潇不但不生气,竟然还会为节目组开脱,虽然听林风说她是个老好人,但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没脾气。

  “我找您是想求您能不能……能不能在微博上帮我……帮我说句话,帮我澄清一下我不是故意那样做的,我知道我的请求很冒昧,但是您能不能帮帮我……”

  “是你的经纪人要求你打电话给我求助的吗?”

  “不,不是的,他不知道我给您打电话……如果知道……他可能会骂我吧……”秦潇越说声音越小,到了最后已经细如蚊呐。

  听到并不是公司要求秦潇来求助的,祁凛松了口气,说句实话他觉得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必要理会,受不了不去看也就是了,又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害,这个圈子里根本不缺话题新闻,过没几天网友们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何必去较真徒惹麻烦,更何况他和秦潇确实没有什么交情,他同情秦潇,也仅限于这一点点同情,安慰她几句也就罢了,旁的再没有了。

  “秦小姐,你也不是刚出道的艺人,面对这种状况应该司空见惯才对,网友能接触到的信息只是节目组和艺人刻意展现出来的,本来就不客观,你何必去在乎旁人的看法呢?何况这个圈子你也知道,每时每刻都能产生新的话题,你只要不去理会,过几天被新的消息一盖,网友也就慢慢忘记了,实在是不必在意……”

  “可是,可是……”

  “秦小姐,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还有工作要做。”

  “对,对不起,是我打扰到您了,对不起,再见。”

  秦潇落寞地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把电话卡给拔了,抱膝蜷缩在黑暗里。

  秦潇的性格天生就不适合做艺人,因为高考失利只上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三本大学,上比不得名牌重点的就业招牌,下比不得大专专业性强,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大学期间发愤图强,成为考证达人用实力说话。可是她还真不是这块料,有难度的实用的证她自知是千难万难,眼见上了大学,却前途灰暗,真是愁得头发都要白了,可就是这时候刚入大学的她因为长相实在太过出彩,引得不少男生举着手机相机偷拍,照片被好事的学长传播到网上,转发量破万,由此被公司的星探发掘,她终于不用在纠结前途暗淡的问题。

  秦潇傻乎乎地抱着兴奋和期待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时候,秦父却深知自己女儿的斤两,但他为了培养女儿独立,因为并不干涉,只是问清楚了她是不是想要走这条路,得到秦潇肯定的答复后,秦父特地嘱咐了:“潇潇,你的性格并不大适合去做一个艺人,你时常胆小害羞,这些倒也无伤大雅,唯独一点,你缺乏主见,而且非常容易受他人影响,你太过在乎别人的看法,最终只会伤害你自己。如果你一定要走这一条路,首先学会遮住眼睛,捂住耳朵。”

  “可是……人要走路,怎么能遮住眼睛捂住耳朵呢……”秦潇喃喃自语。

花瓶修炼守则

面瘫流量小花秦潇第一次见祁凛就全程高冷,哪知高冷的美貌下藏着一个玻璃心,祁凛也开启了他树洞生涯——第一次,“嘤嘤嘤……”第二次,“呜呜呜……”……秦潇竟然是用哭泣加“你吃了吗?”的方式开启了迎娶男神之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