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借寿 > 正文

借寿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章开棺验尸

发布时间:2019/7/27 3:37:56热度:

《借寿》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总裁类的小说,全文讲述:毛骨悚然,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吓尿了……...

借寿

李星月第一次开口说话,竟然成了我的催命符!

毛骨悚然,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吓尿了……

那笑声太可怕,还有那阴气森森的声音,尖利刺耳,令我在18岁的这个除夕夜记忆深刻。

我再看李星月,她又变回了平日冷清的模样,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甚至以为刚才的是幻听。

回屋吃饺子,我换了新衣服,外面却飘起了雪花,院子里的狼狗疯狂的跑着,似乎想要找到藏身之所,我看了一眼李星月,她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我眉心直跳,预感到风雨欲来。

“瑞雪兆丰年,明天我们能有一个好收成,星月丫头也能多几身新衣服。”父亲看着窗外的雪景,摸了摸李星月的头,夹起了盘子里最后一个饺子。

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春晚,我无所事事的趴在窗棱上看雪景,这一瞥却吓得我不敢动弹。

门口站着一个模糊的黑影,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周身笼罩着一层雾气,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他僵硬的挪动着大腿,一步步朝着我走来,我像是被他勾住了魂魄,不能动弹。

“轰隆——”

一道惨白的闪电伴着雷声的闷响划破长空,刺痛双眼也照亮了整个院落,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看清了一切。

那人全身腐烂,已经分辨不出样貌,大冬天却赤裸着上身,手里攥着的是我家的狼狗,狼狗似乎还活着,可是身上已经血肉模糊,被生生的剥去了整张狗皮,苟延残喘。黑影似乎发现了我,眼睛与我对视的瞬间,面目狰狞,露出了腐烂的牙龈。

“啊——”

我大叫一声,颤抖的举起了手指着窗外说道:“有人……不……不是人……”

我语无伦次,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看到的一切,我爸凑过来往外面一看,一巴掌打在我后脑勺,愤愤的说道:“臭小子,大过年的哪你爸寻开心?你看看外面有个屁!”

看着我爸,我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回头再看,白雪皑皑的窗外只有北风呼啸,我朝着狗窝看去,狼狗吃得正欢。

“不可能,我看见了,真的!”

全家人都不再理我,任由我在炕上自言自语,我爸端着盘子去盛饺子,我看着我妈认真的说:

“一个人穿着中山装,他手里还……”

我妈一把捂住我的嘴,严厉的说道:“不许胡说,死人才穿中山装,大过年的你……”

话还没说完就听外屋“啪嚓”一声,盘子碎裂,我妈急忙冲了出去,站在门口看着我爸却不敢上前。

“王八羔子,老子白养活你这么大,我的棺材都被别人破坏了,我成了孤魂野鬼,你到是喝的痛快,让你喝个够!”

我爸快的像离线的箭,力气更是大的惊人,一把推开我妈,抄起桌上的酒瓶朝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黏腻的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可是我爸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眼神里充满了愤怒,而且声音都变了,变得苍老而嘶哑。

我爸浑身抖成了筛糠,拉着我跪在了我奶奶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才说道:

“妈,这是您孙子,叫星河。”看着我急忙说道:“星河,叫奶奶,快叫!”

我疑惑的看着我爸,怯懦的叫了一声:“奶奶。”

可是我奶奶并不买账,她苍老嘶哑的嗓音像是破风箱一样喑哑:“不孝子,我现在成了野鬼,养你们有什么用!”

说着就拿起桌上的酒瓶还要朝自己的头砸,我妈紧紧的搂着我吓得全身冰冷,手足无措,屋子里充满了彻骨的寒意,让人忍不住哆嗦起来。

李星月冷着脸走了过去,背对着我,趴在爸爸的肩头,手挡着嘴巴不让我看。

我像是触电一样浑身一颤,头皮发麻,哑巴姐姐真的会说话,这些年她都是装的,她到底说了什么,我越想越害怕,大口的喘息,像是要背过气去。

没想到,李星月的一句话这么管用,我爸瞬间瘫软下来,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妈的注意力全在我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李星月的举动。

半个小时之后我爸醒过来,像是醒酒一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妈拉着我爸的手复述一遍,我爸“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星河,刚才你看到的穿着中山装的黑影是你奶奶,现在你奶奶说她的棺材被别人破坏了,走,跟我去后山看看。”

我怯生生的看着我爸,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的说道:

“爸,我害怕,那黑影……”

“怕个球,那是你奶奶,能害你?你是咱们老李家的独苗,你奶奶肯定会保佑你百邪不亲。”我爸把我从炕上拉了下来,扛着锄头走出了家门。

后山是梁家沟的坟地,那里是小孩子的禁区,平时谁都不敢去那里玩。由于冬天,墓上结了冰,从墓上穿过是到后山的捷径,踩在厚实的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看着光秃秃的树杈沙沙作响,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不断回头。

坟被积雪覆盖,已经看不见本来面貌,根本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我爸一锄头下去抛去积雪,愤恨的骂着:

“奶奶个熊的,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我妈的宅,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满腔的愤怒化作力气,拦都拦不住,半个小时之后就露出了棺材表面,我爸毫不犹豫的跳下坟坑,手电往棺材上面一照,我们两个人都傻眼了。

“棺材的八颗封顶是我亲手订的,一颗都没有了!”

我爸啐了一口唾沫,愤怒的把手电说点递给我说道:“拿着,照好了,老子今天倒要看看是那个不知死活占了我妈的尸身,让我老妈成了孤魂野鬼!”

手电筒的亮光聚集在坟头,我爸双手搭在棺材盖上,用力一推,手电光瞬间照进了棺材,我“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尸体高度腐烂,开棺之后一阵恶臭扑面而来,我强忍着重新照去,尸体已经看不出容貌,分辨不出,只能往下照去。

我爸叨咕着说道:“是你奶奶啊,这衣服就是你奶奶的,谁还能把你奶奶衣服脱下来穿自己身上,然后再躺在棺材里,还自己合上棺材盖?”

听到我爸的话,我心中一惊,刚才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个黑影就是一丝不挂的,我低声问道:“爸,我奶奶手有残疾么?”

借寿

人要活到多少岁才算尽天命?别人我不知道,我只有十八年的阳寿,还是从别人身上借来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