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婚恋 > 姜夏 > 正文

姜夏第1章初见

发布时间:2019/7/27 3:33:27热度:

《姜夏》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婚恋类的小说,主要讲述:说完,夏锦衣站起来,轻轻踢了方瑟一脚,方瑟微微抬头,看见她嘴角一丝坏笑。...

姜夏

绿树皇都,细雨蒙蒙。

初夏季节,姜夏帝国都城一片生机盎然。大片翠绿颜色绕满枝头,花红柳绿,映衬唯美。金碧辉煌重重殿宇,庄重神秘。御花园中,湖波涟涟,随着天降甘霖,荡漾涟漪,池塘里锦鲤欢跃。

簌簌清雨坠落,在姹紫嫣红间穿梭,滴在青石板上,发出好听的声音,伴随琴音袅袅,绕在鸿粱亭上,缠缠绵绵。

长亭之下,侍卫端立,美人环绕,龙椅之上,随意坐着春秋鼎盛的姜夏皇。此人一身便服,却不怒自威,已然沉浸于悠悠琴音中,浓眉之上凝了一丝忧愁。他一副老狐狸的神情,随着伴于雨声的琴音,指甲在龙椅上打出节奏。

没有人敢将目光投向亭外。

细雨中,七重死锁环绕了一人的手脚。他抱着落霞式七弦琴,修长的手指抚出动听音律,动作连贯,那些沉重的锁链,也随着他的动作清脆地摩擦伴奏。他低垂着头颅,长长的刘海儿遮住了大半脸颊,细雨湿润了他参差不齐的胡茬。

此人,醉美天下风华。

“方瑟。”姜夏皇闭着眼,衔着高傲的笑容,叫着琴师的名字,忽而又转了语气,用威严庄重的声音,略有些讽刺地问:“如此,你还能杀朕?”

琴师没有笑,也不言语,只自顾自抚着琴,带起一阵阵朦胧清婉的音律。

姜夏皇愁眉不展,面色阴沉,却摇了摇头,用戏谑的声音道:“你这是何苦。”

琴师并不去搭他话茬,只是以琴音一般干净动听的音色,操着平和寂寞的语气,轻声询问:“落霞之音,不知圣上是否满意?”他的声音中暗含着几丝喑哑,蛊惑着皇帝身边的美人,终究大着胆子回眸观瞧,并在心中暗暗期待,能够弹得这般勾魂琴曲,拥有这般优美澄澈音色的男子,究竟有着怎样清秀俊朗的面容。

听他岔开话题,姜夏皇并不恼怒,只是品着美酒,欣赏琴音。

突然,雨中一道白影闪过,姜夏皇抬眸,只见一名白衣青年下跪三呼万岁,起立后,在雨中显出一张苍白的面容。

此人乃是姜夏皇八弟御王爷,此刻正一脸欣喜,轻笑道:“皇兄,边关大捷。”

另一边,姜夏皇似乎早预料到这样的结局,并未多做什么表情,只将目光投过去,等待下文。

御王爷叹了口气,继续道:“大将军传来消息,齐国已被镇压,并答应对继续姜夏称臣,履行连年进贡责任。”

姜夏皇将刀子一般的目光投射过去,骇得御王爷倒吸一口冷气,他低下头,声音却没有颤抖:“如皇兄所料,齐王油滑,臣弟担心,过些日子,齐国还会反。”

姜夏皇轻笑:“那么,你有何意?”

御王爷目光一抬,勾唇轻笑:“听闻齐王最宠爱小公主,何不使小公主入姜夏联姻,以绝后患?”

琴音轻缓细微,淡出两人耳际。

姜夏帝国建立不过几载,国内尚不稳定,四周又有大国小国虎视眈眈,姜夏皇自是希望大将军能够镇守国都,而非被别国牵制。而且……

“兄弟几人中,怕是只有老九尚未娶妻,你去安排吧。”言罢,姜夏皇再次闭上眼睛。另一边,御王爷满面惊愕,眨了眨眼,颇为无奈地咬住嘴唇,许久才说:“臣弟只怕老九不肯应,又无赖起来。”

“无妨。”姜夏皇摆了摆手,“这件事,大将军回都后,由他来传达。”

“是,臣弟告退。”

待御王爷退下,姜夏皇伸手揉揉发胀的太阳穴,突然略有些痛苦地皱起眉来。近日国事繁忙,他怕是太过劳累了。

琴师勾唇轻笑。

那些在寻常百姓家不可听闻的皇族,此时此刻就鲜活地存在于他的面前,那些听来的人物与故事,也十分清楚地发展在他的耳边。

御王爷才华横溢,却胸无城府,只被精明的姜夏皇牢牢把握在手中,为他所用,而二人口中似乎有些不耐的九王爷,看起来倒是个心狠手辣可成大事的主儿,只可惜,钱,权,他都无所取,他只要女人。更奇怪的是,他身边美女如云,侍女成群,他却至今未娶。

有人说,他所钟情,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姜夏国盛放的玉麟长公主——夏锦衣。

想到这位长公主,琴师突然轻笑起来。几年前官队押送一批珍贵物资,一窝山贼打起这批物资的主意,几位身手矫健的领头人,都被一位武艺高强的女子一一击败,灰溜溜回了老家,事后打听,原来那女子便是玉麟长公主。

这让琴师大为惊叹,他此次前来刺杀姜夏皇,也做足了遇到长公主的准备,可惜至今为止,未能如愿。

雨声泠泠,他不再多想,再次专心致志地沉心于手中落霞。

一月后。

这几日天公不作美,小细雨淅淅沥沥就是不会晴,饶是身子骨极其强悍的琴师也开始吃不消。

此刻,姜夏皇浅睡,四周戒备森严,一双双眼睛盯着琴师,防备他趁机出手。

琴师只觉得浑身忽冷忽热,他将目光投向姜屏。此刻的他,毫无防备。要在自己病到手脚无力之前有所作为,否则……

“琴技不错。”有人这样说。

“谁?”他低低一声,却发现一名素衣青年打着伞,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后,目光清冷,面无表情。这厮明明从琴音中听出了什么,却还在为他遮雨?

“我可是帝国死囚,阁下这样做,怕是不妥吧。”他虽然这样说着,但也极其享受不被雨打的舒适。

那人面无表情,只将目光抬起,扫视姜夏皇身边的诸位侍卫,声音淡漠无情,透着一丝杀伐之气:“你觉得,他们敢说不妥么?”

侍卫跪倒一片。

雨声凛凛。

姜夏皇适时醒来,见到青年,竟是笑容满面地站起来,脱口就是一句——“漠谣。”

方瑟手一抖。漠谣,夏漠谣!姜夏国开国元勋之一,一个月前在边关镇压齐国的大将军!那传说中十八岁上战场,二十岁使前朝泯灭,保姜夏皇登基,被册封大将军的逆天之才,所谓的龙虎上将,竟然这么年轻!

方瑟透过刘海儿遮挡,细雨中回首打量这位青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等等——琴师只觉得自己的眼界要被颠覆,他的目光落在青年的胸前,那是被束缚过的微微起伏。

“琴音乱了。”她低声说。

琴师重新审视这素颜女子,她束发,男装,俊俏而不甜腻,铁骨铮铮,英气逼人,又有种别样的、动人心魄的美感。

“臣下前来,是为九哥一事。”不卑不亢。

姜夏皇笑起来:“老九平日里便无赖不服管,联姻一事,还需要你去通知。”

“通知?”她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声音清冷:“皇兄,此事,九哥还不知道么?”

这个女子,她对姜夏皇的称呼是,皇兄。方瑟的呼吸粗重起来,也就是说,自己跃跃欲试,想要与其切磋武艺的玉麟长公主,此刻正以大将军的身份站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撑伞遮雨。

琴师深深呼吸,在心底大叹,世事无常。

姜夏皇笑而不语。

看来,此事必然要依靠夏锦衣了。她却没有叹气,只是点头,又对姜夏皇说:“这便是八哥提起的那刺客?果然——”她突然停下,目光落在琴师手中的七弦琴上,用轻得只有琴师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落霞……”

江湖传闻中,这传奇得有如天降神器的名为落霞的七弦琴早已不知所踪,琴师万分惊诧,她不仅听闻落霞之名,更能够一眼看穿。那么,她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这琴在他手里,并不算暴殄天物。”夏锦衣评价过后,对皇帝说:“皇兄,你整日提防他,费心费力,不如交给臣下,臣下对他的琴技,很感兴趣。”夏锦衣说着,垂眸看他。出乎意料,他的琴声竟依旧婉转动听。

琴技,琴技。方瑟自知伎俩已被对方看穿,理智当头,他断断不敢再出任何破绽。凝神之中,他也着实诧异,自己仅有几处小小走音,她便能够听出端倪,难不成此人对音律,也颇有研究?

姜夏皇答应着,也不多问。

“那么,臣下告退。”

说完,夏锦衣站起来,轻轻踢了方瑟一脚,方瑟微微抬头,看见她嘴角一丝坏笑。

这个人,不简单。

琴师想着,低眉顺目,一手了结琴曲,起身抱琴,跟随夏锦衣快速离去。

姜夏

姜夏帝国初建,河山大好,风景如歌。上卷锦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琴师多次刺杀皇帝未遂,沦为死囚、黯淡抚琴帝国长公主身份特殊、武力值超强、备受器重下卷晚晴“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最帅王爷面对性格大变的青梅竹马异国公主流落姜夏帝都,际遇非凡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