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婚恋 > 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 > 正文

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6章敲诈

发布时间:2019/7/27 3:34:33热度:

《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是一本婚恋类型小说。主要讲述:我们可以不动害人之心,但是我们必须学会有防人之心。...

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

我从沙发上爬起来,顺势将身下的一样东西塞到了包里,假装呆傻地揉着眼睛说,“我不是在唱歌吗?怎么睡着了?刘呢?”

董晴漠然地往外走着说,“他走了,没想到你这么上不得台面,我看哪,你的面试关肯定是没戏了,你不适合走这条道儿,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抓紧时间找份普通工作、过普通日子去吧。”

我跟着她走出练歌房,由着她说,保持着缄默。

她再懒得跟我搭话,到了马路边后,就自己径直搭车走了。

我独自走到路边无人的公交站点,双腿软的没有丝毫力气,裙子里面湿的一塌糊涂,好象刚才喝了药酒被折腾的女生是我。

回到空荡荡的宿舍,我打开了包里的那台小录音机,摁下播放键。

里面再次响起嘈杂的声音,男人女人混合的喘息声,伸吟声,叫声,还有内容不堪入耳的对话声。

我没有得到释放的身体又躁热起来。

录音留证这一招,我跟肖丽倒是学得如假包换。

我不敢确定它能否有用,但是对于当年的我来说,我能做的谍中谍,也只有这种小儿科的手法了。

肖丽曾经告诉我,判断一个人内心是否暗藏“杀机”或阴暗想法,就要善于捕捉她们眼睛里的转瞬碎片、分析她们言谈间泄露的蛛丝马迹。

我们可以不动害人之心,但是我们必须学会有防人之心。

董晴和肖丽认识我之初,都表现的热情爽朗,但是感觉,是种很玄的东西,我知道,她们给予我的情谊,将截然不同。

董晴想把我暗地里“卖”给刘、以求得我们俩人的面试通过,却没想到貌似乡土的我竟然也会有一颗近似“反奸计”的心。

既然她不仁,我只好学着不义。

听着录音机里的声音,我躺在幽暗的床上,闭着眼睛,压抑而无声地用手抚摩我纯洁的身体。

拨过乳芽儿,划过小腹,落在那片神秘的湿地上。

那儿,一直饱满地氤氲着青春女生的渴望,我的手指终于忍无可忍地触了进去。

流溢的热流瞬间泌出,我低低地喘吟出声。

那种感觉,噬骨削魂。

2001年5月13号,那时候,手机的使用还没有普及,我用公用电话给董晴打电话。

她懒懒的接听,好象不再愿意理我,刚要挂断,却被我播放的录音带子惊得失去了淡定。

她非常愤怒并且激动地质问我。

但更该愤怒并质问她的,不应该首先是我吗?她的初衷不是要出卖我的处子之身求得我俩在刘那儿的通融吗?

而现在,我以其人之道还了其人之身,她这位老师应该欣赏我这学生学的精道才是。

董晴最后颓丧而懊悔万分地只能妥协。

她不敢告诉刘,我把他俩给设计了、我的手上有他不轨的证据。

她怕他找我麻烦的同时会殃及她这条池鱼。

她最后只能无力地让我保证,等她搞掂刘、让他帮我们俩都过了面试关后,我必须把录音原带还给她。

我说好,你放心,我不想给自己留太多麻烦和制造些内心不安。

她知道,我有可能保留拷贝带子、以后继续要挟她,但是她已经失掉主动权,只能赌我不象她那样没有道德底限了。

董晴很快丢掉了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的懊丧。

她是聪明的,她知道,拉拢我比跟我成敌好,我们都是势单力薄行走社会的女生,多一个同盟比多一个敌人要划算。

涉世之初的我们,很快变得内心复杂并成熟起来。

短短两天时间,我不知道她是如何使出浑身解数搞定那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刘的,总之,在2001年5月16号的面试中,我和董晴俩人同时过了关。

通过一切体检和审核后,我们只等安置具体岗位了,董晴,肖丽,我,三人在一起喝酒庆祝,我把带子私下给了她。

董晴借着酒意,哭哭笑笑,半真半假地说,林清,我看好你哦,没想到啊,,呵呵,我喜欢跟聪明的人做朋友,咱们以前的一切一笔勾销,以后,还是要互利互助哦。

她知道我手里也许一直会攥着她的那个拷贝带子的把柄。没有足够仇怨和利益碰撞时,也许我们真的可以相安无事地继续做着朋友,象她说的,互利互助。

肖丽不明白董晴话里的意思,大大咧咧地说,“好的,我们以后要患难与共哈,要心灵相依,预祝你俩以后成为驰骋风云的女干部哈,干杯!”

肖丽没有通过面试,她选择了回家乡县城接受一份普通的工作,低,但是稳妥。

她报考易通集团职位和我不同,她是想留在省城易通集团总部大展宏图,而我只求一个稳定的高收入。

无论当年还是现在,我都相信,我的挚友肖丽,她有这份能力,她的内心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而且她有着很多鬼点子和冲劲,在社交方面也很活跃。

可是,现实总是与我们单纯的想法事与愿违。

酒后,董晴喝的酩酊大醉,哭着说,她其实真心想感谢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搅和,她不会舍得跟她谈了三年的男友分手。

通过这次复试的事,她不得不疼心地承认,她和男友,不合适,早分手比晚分手好。他是个没有什么大志向的男生,只想过一份平淡的小日子,他们的价值观必定分道扬镳,关键时候,她指望不上他哪怕一分。

我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晴儿,我真心希望,你不要在刘那样的男人身上滑落太深,我们利用过他一次也就差不多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董晴眼神迷茫地看着城市夜空,喃喃地说,“我懂,可是林清,更多时候,我们都将是身不由己。”

肖丽提前回了家乡小城,车站里我们洒泪而别,她紧紧抱着我,一声声说,“有什么事不要自己闷着,一定要跟我说,我会帮你拿主意的。”

我只是哭,那一刻,真的感觉,身边再无一个可信可依之人,自己真的成了荒原上一只孤单的小羊。

这么多年过去,我在职场中已是游刃有余,但是很多时候,我还会象当年脆弱到毫无主见的林清一样,在许多个心累到难以支撑的时候,给远在x县的肖丽打电话,倾诉。

她总是能给我带来想要的正能量。

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

我叫林清,撩过小鲜肉,啪过老男人,也曾玩过3X。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