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妖孽邪少 > 正文

完本《妖孽邪少》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7/27 3:44:31热度:

《妖孽邪少》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枯木摇头,道:“不!悟空你的家不在这里,而在那里。”说着他伸手指向窗户外面。...

妖孽邪少

枯根手捏木勺,逼近枯根,两只小眼眯成一条缝隙,道:“老家伙,你当真酿了好酒不给我喝?上次我做的佛跳墙还像你吃的不少,信不信现在我叫你给我吐出来!”

枯草暗自叫苦,连连后退,他可不想和这个莽夫纠缠。

段鸿转到枯根身后,见两人要掐架,内心生出一丝兴奋。

四年前两个老头,为了比谁的功夫更强,大打出手,分两个回合,第一回合两人战成平手,第二个回合由于一些事端搁下,但现在还没比完。

正是上次的打斗,才收下悟热,而且枯草从那次得到结果:枯根的功夫似乎比他更胜一筹。

加上枯草又大枯根几岁,他擅长的二十四路谭腿威力大减,毕竟年老不为勇,唯有靠着一套莲花典掌法周旋,现在估计不是枯根对手。

毕竟后者的金刚护体真气加排打功以及擒龙手乃是一绝。

段鸿继续挑拨道:“三师父,刚才二师父逼我说,他的二十四路谭腿比你教我的擒龙手要厉害,我死活不承认,他非要捆住我,说:‘枯根老小子有什么能耐,充其量一个伙夫,你说了我的二十四路谭腿比他强,我就放了你,否则就拿酒瓶子捅你!’我想三师父待我恩重如山,给我做好吃的,教我食宗和功夫,不能轻易妥协,若不是你来,今日恐怕要给二师父——”

“岂有此理!”枯根气的呼呼直喘,叫道:“枯草,当年你我未分胜负,今日再来比过,让我看看你的老腿还利索否!”

段鸿见枯草一直退到酒窖底部,心道:你们两个老杂毛都不是好东西,让你们平常欺负我。

“三师父,你可得分出胜负啊!”段鸿在说了一句,撒腿跑了出去。

刚出酒窖大门,里面便传来叮当声响,想来两个老头真的干起架来。

段鸿嘴角洋溢一丝笑意,忽然又觉得二师父酿出来的武穆酒好似更以往却有不同,莲花典这套内功掌法,本来只停留在初窥门径,现在感觉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他现在还不想回去问个究竟,两个老头都是一肚子火,还是避开些妙。

不觉中走到了禅房,偷眼往里一看,发现在大师父枯木对面竟然坐着一个人,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

“奇怪,四年来大师父从未见客,今日怎么能容人进他禅房?”段鸿好奇之下贴着门缝偷听起来。

“大师,这次麻烦你了,若非实在没有办法,决定不会来打扰大师。”

“阿弥陀佛,施主你与枯禅寺三次机缘今日已经用完,这件事我会帮你,但——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希望施主能有两手准备,佛家有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施主回去还请好生管教令公子。”

“大师,那——告辞了,若是贵寺还需要帮助,王某定然全力以赴。”

“阿弥陀佛,老僧自觉命不久已,今日施主也算了了却老僧一个心愿,往后施主没事就不要在来了,僧侣寺庙比比皆是,难道唯枯禅寺?”

禅房中两人沉默片刻。

良久只听中年人道:“告辞!”

段鸿听的迷迷糊糊,连忙闪身躲到禅房后面,见那个中年人从里面出来,径直走向前院,感觉那个背影有点熟悉,脑海中又想不起来。

“悟空,进来。”

段鸿暗叫不好:坏了,大师父虽然不会功夫,终日悟禅,但听力却是最好的,这次给他听见了。躲是不行,大师父虽然比较抠门,但比起二师父和三师父还是正常些。

段鸿想着推门进入,只见枯木老僧面容憔悴,坐在蒲团上,一袭灰布僧衣,手里捻动佛珠。

他松散的眼皮睁开,带着慈祥,道:“悟空,你来枯禅寺多久了?”

“恩——好像有四年了吧。”段鸿老实回答。

枯木道:“四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四年,这几日你有些心神不宁,可是有什么心事?”

段鸿冷汗直冒,三位师父中,最难对付的就是这个老抠门,好像他什么都知道。

“可能——可能是这几天天热,弟子心有些浮躁罢了。”

枯木微笑:“悟空,说一句谎话,要编造十句谎话来弥补,何苦呢?”

“是!”段鸿看着那慈祥的目光,总是会想起段家庄的爷爷,心里不忍欺骗,但是家里的变故又不想让人知道。

枯木道:“悟空,你在枯禅寺过的如何?”

段鸿心中不解:今日大师父怎么了?平常都会问些关于经文背写方面的事,今日怎么忽然关心起我的生活来了。道:“枯禅寺就是我的家,这里的一切都很好。”

枯木摇头,道:“不!悟空你的家不在这里,而在那里。”说着他伸手指向窗户外面。

段鸿一脸茫然。

枯木道:“悟空,当年你‘姥爷’枯燥师弟将你送来,想让我们三人改变你的身心,结果为师让他失望了,来的时候你还只有这么高,现在已经像个大人了,该出去看看世界了。”

段鸿忽然觉得身体一冷:难道大师父要赶我走?

他好像再次迷失了方向,记得从段家庄刚出走的时候,先是给一个拐卖儿童的团伙骗走,后来又跟随一对回民夫妇学习拉面,直到来到枯禅寺才彻底安稳下来。

小小的年纪却是经历丰富。

本来心怀仇恨的他,近两年来,安稳的生活使他仇恨淡了很多,若不是前几日给家里打电话,现在依旧无忧无虑的生活。

枯木见段鸿满脸惆怅,继续道:“悟空,我之所以给你一个空字,就是希望你能将一切看透,魔有心生,自然也有心灭,你若想烦恼,它自来找你,若你能从烦恼中找到快乐,那为师这些年对你禅宗的教育,就算成功。”

段鸿苦笑:难道我这一生都将在流浪中度过?到底何处才是我稳定安身之所呢?

脑海中再次浮现在段家庄幸福快乐的童年,若不是那次变故,现在估计和其他的人一样,在学校或者工作岗位上继续深造自己。

又想到这些年来不断的漂泊,尤其是在金蛇帮那段时间,受到的残酷教训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忘记。

直到后来遇见马氏夫妇,他们真是好人,收我为义子,还教授我家传功夫:鬼影龙须手。

接着便是浮现出那个腌H且有些疯癫的老道。段鸿心中微笑:姥爷,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你呢?

段鸿对着枯木连磕三个头,道:“大师父,若是弟子心中有仇恨,是该报还是该放弃。”

枯木拉起段鸿的手,那五根干枯的手中在段鸿手心里面写了个空字,道:“悟空,如果报仇能让你的心静下来,你就去吧,但是若是改日有别人找你报仇,希望你也能保持一颗平常的心。”

这句话触动了段鸿的神经,猛然间想起儿时那个伙伴,天天跟着自己后面,一口一个鸿哥,那就是徐家小六。

徐六,段鸿幼时发小,在段徐两家闹矛盾之前,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直到矛盾激化,两家械斗,那时段鸿幼小的心灵只有仇恨。

若是我真的杀了徐保国、徐立国那两个人,徐六会不会找我报仇呢?段鸿苦笑。

枯木道:“悟空,为师告诉你,有一件事除外,那就是恶人,除去一个恶人,便是解救苍生,俗话话:贞女失节不如老从良。”

段鸿一愣,双目发直看着枯木。

枯木眼睛微闭,道:“你想想,一位姑娘从十六开始守寡,后面列着贞节牌坊,到了二十六守不住了,整个胡同都是‘好朋友’,或者一位从事服务行业的女同志,到最后突然不干这行了,从良了,到什么机关做了领导,所以贞女失节不如老从良。”

“呃——好吧,这个寓意很深刻,弟子记下。”段鸿心中暗骂老和尚无耻,这么下流的比喻都想得出。

枯木从袖口中拿出一封信,道:“悟空,这里有件事需要你去办,就当成你外出历练了吧。”

哦!原来如此。

段鸿心中恍然大悟:好你个老家伙,搞了半天,弄的我挺感动,原来要我跑腿办事?还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词,我真是瞎了眼,三个师父中,就属你这个老东西没溜。

“悟空,刚才来的那位施主,他的祖上对枯禅寺有恩,他爷爷和你师祖关系莫逆,当年你师祖建立枯禅寺时,他曾经出力相助,因此你师祖为了感激他,特地定下三个木牌,交给他们,让他们以后有难就来枯禅寺。”

段鸿这会明白后,歪歪扭扭的半躺在蒲团上,一副吊儿郎当模样,道:“枯老头,你骗我好惨,让我跑腿直说便是,搞那么多歪理!还什么贞女失节?亏你想的出来,你说你天天打坐参禅,脑海想的什么?你不会也暗恋白沙村的白寡妇吧?”

枯木面不改色气不喘,道:“悟空,你错过师父了,就算没有王施主,我也是会让你外出历练的,毕竟——”他想说毕竟离大会开始不过一年时间,枯禅寺可是指望你。但是他觉得还是让段鸿历练一番,在告诉他一些隐秘的事情。

“好吧,你说干什么吧?”段鸿学三师父,扣着鼻孔道,心中也是暗喜:正想不出明日参加修罗场比赛的理由呢,这不是正好?

枯木道:“这封信,你看了便知。”

妖孽邪少

段鸿,一个有着妖孽性格的男人,却被送去寺庙习武。隐藏在血液中的暴戾之气让他爆发出无上力量。 正所谓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主心中坐,酒色穿肠过。 重回都市后,他依然难改妖孽的本性。双面娇娃,美艳熟女,娇蛮御姐身边绕,还有一双清纯姐妹陪在他身边。 周旋在红粉间的他,将怎样演绎他妖孽的人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