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恐怖 > 阴阳驿·邮差 > 正文

阴阳驿·邮差_阴阳驿·邮差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9:26:29热度:

《阴阳驿·邮差》是文笔极佳的恐怖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有何依据?”我倒不是怀疑,而是进一步的确认。...

阴阳驿·邮差

十里一亭三十里一驿。

商代出土的甲骨文中即有关于古驿的记载,到周朝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国内现存最大的驿站名曰:鸡鸣驿,位于直隶省的怀来县。晚清的那个败家老娘们,都在驿站的土房里喝过稀粥,可见驿站在历史中的作用。

“岂不是,我所在的店在古代,就该叫邮亭喽?”

“嗯!大抵如此”老骨头不愧是学究型的,竟然对历史上的事儿如数家珍,“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驿道其实分两路……”

“哪两路,快慢之分?”

“非也!”端起茶盏,喝了口我根本看不见的“鬼茶”,老骨头吊足了胃口。

棒槌啊,人老了莫非都是一个路数?我也不再催,眼神中的威胁意味十足——哼哼,以后每个月的衣食住行都捏在我手心,由得你个老梆子跟我卖弄?

“咳咳,人老了,喉咙不好!莫怪莫怪”韦远山急忙掩饰,却也不敢再得瑟,竹筒倒豆一样的讲了出来。

与史书记载的阳间驿道并行的,其实还有一条冥界驿道,专门为孤魂野鬼传递物品或消息,与秦记极其相似,创始人据说是三清道祖太上老君,取名曰:阴阳驿。

野鬼查阅史料,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为啥?因为野鬼的“寿命”长啊,千年老鬼都是存在的,即便口口相传也能保存的极为完整。

“莫非,秦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对于这个结论,我有点惊骇,若真如此,那其背景该有大啊?

“或许,有人一史,阴阳驿就已存在吧”老骨头推断道:“而且,据小老儿观察,秦记驿站必是阴阳共存的……”

“此话怎讲?”

“也就是说,阳间驿站、阴间驿站,或许都隶属于秦记”

“有何依据?”我倒不是怀疑,而是进一步的确认。

“据我观察,你所在的秦记驿站,方圆三十米范围内必有一家肉鸟驿站,负责阳间的快递传送,可对?”老骨头虽然是问话,但语气很肯定。

我仔细一琢磨,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肉鸟驿站(化名),开遍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而其营业时间段恰好与秦记驿站错开——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二点。仔细回忆一下,肉鸟驿站方圆三十米范围之内,必有一家在白天大门紧锁,晚上十二点开门营业的店铺,莫非……

“咦?那不对啊”我想到了其中的问题,“比如说潞城南区,肉鸟驿站可是不止一家,而秦记驿站却独一份啊。你如何解释?”

“嘿嘿”老骨头神秘一笑,“人云亦云尔,别人说一家就是一家么?你仔细想想,整个南区会有多少孤魂野鬼?而你每晚经手的快递又是多少?即便世间都是不孝子,又岂是你一个人能照应过来的?”

简单的数学题,并不难算,我一想就明白了:“嗯,照理说起码十家以上的驿站,才能满足南区的投递。那,为何其他的都没见?或者是秦记刻意瞒着我,貌似没这个必要吧?秦记的实力,可不是寻常人惹得起的”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南区驿站必定仅有你所在那一个”棒槌,他在耍我玩?说不止一家的是他,在我相信之后,又立马推翻,啥意思?

“咳咳,你先别急,听我说!”老骨头有点怕我,连忙说道:“营业的驿站肯定是你家独一份,否则我们也不会大老远的都奔过去。而另外的渠道,多是独立邮差进行投递,却不设站点的”

“咦?倒是有可能哈~邮差分为青铜、白银和黄金三个等级,莫非独立投递人就是更高等级的邮差?”我推断道。

“嗯!应是如此…之前我曾结识一个南区的青妖,为他投递的邮差并不是你”

“为什么你如此确定?”

“因为他所居之地,乃是一座古墓,要是你去…咳咳”老骨头话不说完,但意思很明显。要是我去,那估计是肉包子打狗吧。

“唉,看来我就是邮差中的菜鸟啊”说起来有点泄气,不过也是事实,没啥不能接受的。

此刻,我跟老骨头正坐在他“新房”的客厅里,古香古色的味道让他颇为得意。李月儿不愿意听我们扯八股,回自家臭美去了。

老骨头倒是个热心肠,而且学识渊博,要不是他的一番解释,我还以为自个儿挺不错了呢。

“路漫漫其修远兮啊,快递小哥必得上下求索”

“对了小川,你有没有关注过814路电车?”老骨头突然问道。

“岂止是关注?我还误上了一次呢!”简略的说了下那天的遭遇,发现老骨头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怎么了?不就是一辆白天拉活人,晚上送死鬼的车么?”

“或许,没那么简单”老骨头沉声道:“你有没有想过,这辆车所经过的线路?”

线路?从永安里开到太平坊的循环线,有什么复杂的……不过我仔细一想,还真发现了点蹊跷:出了南区我不知道,但是从我家所在的西羊市站开始,先是胎死腹中的捣蛋鬼聚集点,继而是下一站的潞州大学的野鬼聚集点,然后途经新民东巷的鬼楼、秦记驿站的野鬼快递,师父所在的半坡坳,最后进入潞州群鬼的大本营——太平坊!

莫非,这其中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据我所知,各种鬼的聚集,并不是像世人想象的散漫,而是遵循着苛刻的规矩,比阳间的城市还要刻板。

还有秦记送货的地龙车,会与第一趟814鬼车同时到达秦记驿站,偶尔那么几次,我还看见驿站的冷脸管事对着电车点头致意……

头疼啊!越想得多,越看不清!

“总之啊,814路电车不简单,秦记驿站更加的不简单”老骨头在边上说着废话,能简单了才怪呢!要是照他说的,从商代乃至更久之前秦记就存在的话,那岂不是一张覆盖阴阳两界的大网?能传递消息货物,本身就是有着通天的能力,从古至今都掌握在当权者的手中,无一例外。

那么,到底是当权者控制秦记,还是秦记控制着政权呢?

“哎呀,不想了!棒槌的”我气急败坏道,“反正小爷就是个菜鸟邮差,送货拿钱,管他简单复杂呢?赚了钱,还了债,小爷拍屁股走人,想那么多还要累死人呢!”

“嘿嘿,但愿吧…”

老骨头话中有话,我却也懒得再追问,起身告辞——四点多喽,我可不想被困在他的鬼屋里!

知道我要走,李月儿也从“别墅”中飘了下来,配上她新换的蜀锦长裙,还真有点衣袂飘飘的出尘味道,让我不由得一阵目眩。

“咯咯,傻弟弟!豆丁就拜托你了”

妖孽!我不敢再多留,转身离去的一瞬,总感觉有双阴冷的目光在盯着我——唉,惹上麻烦喽!

……

存着心事肯定睡不着,加上这个时间点怕回去吵到林沛然她们,我就去了趟师父家。借着月光看去,花白头发的老头,窝在稻草上打着呼噜。瘦小枯干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的鼻子发酸。

“师父,师父”我轻声叫道。

“唔,吧嗒吧嗒”师父扭了下身,睁开眼看到是我颇感意外:“徒儿,你怎么这个点来了?”

扑通!

我跪在地上哽咽着恳求道:“师父,徒儿求您了!跟我去城里住吧,徒儿最近得了外财,倒也不差那点房钱”我本来不是太多愁善感的人,可是见到师父孤零零的受苦,心里真TM的不是滋味。

“痴儿啊!呵呵”师父苏九公老怀大慰,“为师乃是一方土地,怎可离了自己的衙门?况且此地人烟稀少,也便于丐帮弟子来通禀事情,你说,师父怎能抽身呢?”

经他这么一说,我知道是自己孟浪了,颇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

“快起来吧…呵呵,你此刻所来必有什么事吧?”

我站起身,拍了怕土,将之前与老骨头推断的事儿跟师父说了一遍,征询他的意见:“如此庞然大物,想想就可怕,您说我要不要辞职啊?”

“哈哈哈,都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很多事,并非是你想躲就能躲掉的…”师父必定知道些什么,却不想此时告诉我。

“那,您说我以后该怎么做?”

“顺其自然,方为大道啊”跟老骨头一个样的喜欢吊胃口。

既然问不出来,我只好换了个话题,将冥货凭白翻一倍的奇怪经历跟师父说了一遍。师父苏九公,是除了父母之外最让我信任的人,所以这种大事我只能跟他商量。

“唔!你确定?”师父表情很凝重。

“八九不离十”

师父站起身,背着手转了好几圈,才说道:“为师也不确定你所掌握的黑白盘是何物,但绝对是天地至宝。其原主必是一方大人物……”

“那怎么办?是不是能剥离出来,再给他退回去?”说到底我就是个普通人,最多是个菜鸟邮差的身份,跟师父口中的大人物夺食,岂不是活腻了?

“不可!”师父断然拒绝道:“以他们的脾气,染指过其宝物的人,必定没什么好下场。现在你惟一能做的,就是守口如瓶,然后将所有关于此宝的痕迹抹除……”

“师父,有这一异能,我可不可以利用呢?”

“你指什么?”

“嘿嘿,您看哈,一个变两个,那多出来的…”要是真能如此敛财,我岂不是发达了?冥币倒是不重要,关键是功德很值钱啊。

“唔!倒也不是不行”师父沉吟道,“天予不取亦为罪啊”

“那,师父,你快点教我个法术呗,好让我偷梁换柱”

“哈哈哈,傻小子还是个财迷。障眼法就行,之前教过你的”

“原来如此,多谢师父”

然后,师父又跟我一块研究着,如何清除快递的底单、如何封口知情人——当然,凭我的能力肯定做不到,师父都大包大揽了过去,让我如释重负!

阴阳宝盘,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砸在我这只小蚂蚁的脑袋上,福祸不知啊……

阴阳驿·邮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阴阳驿】 或 【邮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阴阳驿·邮差

鸡叫四更头,阳气入冥府,野鬼孤魂把钱收。公鸡再叫五更天,秦记送货行辕,诸灵莫犯。三声鸡叫天下白……我叫陈川,潞州大学的学生。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邮差!新民东巷48号的传说、白皮子坡的妙影、闹市街头的更夫……我送的快递你花不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