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言情 > 黛颜 > 正文

《黛颜》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7/27 3:42:10热度:

《黛颜》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言情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天色也渐晚,但墨华还不想回行宫:“今天真是够倒霉的,本殿下心情差到了极点。晚上我们去乌江上游画舫散散心吧。”...

黛颜

“嫣雪姑娘,你说刚才那莫小姐会不会是看上夙兄了?”墨华人畜无害地拿着扇子在笑,还目光揶揄看着夙风清。

嫣雪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出乎意料的略略点了头。

“墨兄莫胡说。”夙风清的脾气还真是好,这样挑衅都只是笑着摇摇头。什么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在笑?墨华曾经也一度为这个问题困扰过,于是为了揭开真相,他天天在观察夙风清,然后找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答案——夙风清的嘴角只有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的向上扬,一般来说应该根本察觉不到而已,但是为什么这笑在他脸上就这么明显?而且还笑得这么好看?墨华关心的已经不是夙风清的嘴角是否会抽搐,是否会别住这种问题,而是……老天你还是不公平!为什么不赐给我这么一个颠倒三生的笑容,实在是连他都受不了这种诱惑了啊。

见夙风清这般淡然,墨华也知无趣,转到了嫣雪身上:“嫣雪姑娘,这大白天的打着个伞,装小倩啊?”

嫣雪也没理他,自顾自打着伞往前走。

一个是看似好惹,其实那才是真正的“百毒不侵”,不管你怎么惹他他就是不生气,另一个就更不用说了,无论从外表还是内在,嫣雪都是个不好惹的人。

完了,两个人都把他无视了,墨华在心里悲鸣,什么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站住!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远处冲来一伙拿着大刀的强盗,摆摊的、闲走的统统一下子都跑没了。

“见鬼了,大白天在这大街上也能遇上强盗,这民间是怎么了……你们能不能换点词啊?这个太烂了。我说你们应该自力更生啊!”一副欠揍表情的,不是墨华又是谁。

那个领头的强盗已不耐烦:“你到底给不给钱?”

墨华继续笑,笑得更加灿烂:“你说呢?”好像看见了一堆金子与美女似的,竟然将那些强盗笑得有些发寒,自己既不是金子,也不是美女吧……

“他妈的少跟他废话,先做了他!”鼓了鼓士气,握紧了手里的刀,仗着“人多力量大”与“团结一心”的宗旨,这伙强盗持着刀冲了上来,一刀不行再砍,可惜一刀也没砍中墨华。

与那帮强盗玩得失去了兴趣,墨华把手中的折扇抛了出去,待扇子回到他手时,面前那帮强盗已经全趴下了。

哇塞,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什么本事都没有的草包殿下……竟然还是个能撑撑场面,使两招看得过去的招数的嘛。

墨华退到一旁继续摇着扇子,看那群强盗一个个倒在地上,叹息道:“早就说了要自力更生嘛。”

突然有一强盗从后面拿刀紧紧扼住了嫣雪的脖子!墨华这下慌了,来不及了!

霎时,狂风乍起。墨华明白自己已经不用再出手,干脆退到了一边去看戏。

方才还在十步开外的夙风清,竟然比风还快掠到了强盗面前,抓过嫣雪,只盯他看了一眼,他的身体竟炸了开来!

那个如湖水一般宁静,如春风一般和煦,如玉石一般温润的男子,竟然,竟然这么活生生地就将一个人撕碎!

墨华眯着眼走过来:“你抓谁不好,偏偏要抓嫣雪姑娘,看吧,这就是你的下场。夙兄,多谢了啊。”墨华好像一点也不对夙风清有这样的能力感到惊讶。

眸中的那一丝情绪已经消退,又恢复了一贯的清明冷静。

嫣雪的脖子上缓缓流下一滴血,滴到了那把绢伞上画的牡丹上,生出一种诡异妖艳的感觉。

夙风清不去看那个连尸体都不完整的人,望向嫣雪的眼神里面除了那抹温柔,还有担忧,“姑娘不用武功么?”

“王爷真会说笑,我一个青楼女子怎么会懂武功呢?”嫣雪说话的时候,连顿都没停顿一下,自然而然的接下去,又从袖中拿出丝帕,轻轻擦去了颈上的血迹。

夙风清失笑,竟然将这个给忘了。

他已经……违反了规定。天帝有令,神仙不得伤害凡人,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也自有命道的安排,若是杀了人便是逆了天道,打破了这规律。

天上掌管命运的蔺楉天君看至此,不易察觉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修改了一些什么东西。

风,暂且就先不与你计较这一次吧。

4

朝霞满天,如同霓裳彩衣。

天色也渐晚,但墨华还不想回行宫:“今天真是够倒霉的,本殿下心情差到了极点。晚上我们去乌江上游画舫散散心吧。”

“乌江?这里是洛阳。”嫣雪心生疑惑,忍不住问一句。

“哈哈,这里也有一条乌江。”

嫣雪和夙风清没办法,只能任由墨华把他俩拉上了船。

朦胧月光,烟波江面,水面上只一艘船缓缓行驶,灯火通明,慢慢荡向江心。

船上的歌舞班个个都是佳丽,却丝毫没能打动墨华那颗铁打的心。他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摆摆手:“都下去吧,跳的难看死了。”又随手扔了个银子给那领头的舞女。

果然是太子风范,在皇宫里面什么舞蹈没有见过,此等民间的平凡舞曲又怎能够入得了他的眼?

心里烦躁,不过在看见嫣雪的时候就拉开了一个笑容:“嫣雪姑娘,久闻你舞姿绝美,能否屈身跳一段,让我和夙兄见识见识?”目光里满是期待。

“喂,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这船上欺负一个姑娘家,指不定要干什么……”刚才那群舞女里的一个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墨华和夙风清定睛一看,才认出原来这是白天碰到的莫曼芙。此时她身穿西域舞姬的服饰,倒真是和白天判若两人。

太子殿下不高兴了:我好端端地在和嫣雪姑娘联系感情,你突然跑过来坏了我的好事。

他顺手就点住了莫曼芙的穴位,带着几分霸气威胁道:“野蛮丫头,再嚣张我砍了你的头信不信?”

我是太子我怕谁!

她果然被墨华吓住了,脸色有些惨白,不敢轻举妄动,殿下满意地点点头。

嫣雪起身,来到墨华面前,欠了欠身算是行礼:“民女不敢违背太子殿下的旨意,只是殿下刚刚把乐师都遣散了,无乐民女也实在是舞不出。”

“喂,你怎么也……”话没说完,墨华就朝莫曼芙狠狠地白了一眼,又点住一穴,作不出声。只能在心理面将这个太子咒了千遍万遍,恨不得他立马下十八层地狱。

夙风清有些无奈地看着墨华与他旁边的莫曼芙,轻声叹道:“墨兄还是不要这般为难莫姑娘了。”顺手一指,便将两处穴位解开。莫曼芙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王爷,白天只顾着找对手,现在仔细看看,这王爷也算是个祸国殃民的美男胚子啊,性子也不错。不禁心里面的涟漪也如同这江河水面微微荡漾。

虽然心里有些不爽快,不过既然是夙风清的话,他还是愿意顺从的,便也不去追究这件事情,只给了莫曼芙一个眼神作警告。

从袖中拿出那支浑身晶莹通透的玉箫,夙风清有些期待的望向嫣雪:“不知在下能否有幸为姑娘奏曲?”

嫣雪微微颔首:“多谢王爷了,但不知王爷您是否会吹奏这首曲。”

“何曲?”

笑了笑,嫣雪缓缓吐出两个字道:“《葬雪》。”

周围气温骤然下降,只感觉冬季还没有到这里便已经寒风刺骨,一时间无人答话。

船上的墨华与莫曼芙皆是惊恐地看向她!《葬雪》……那个江湖上传闻的,阴阳家暗罗素若的曲子,如同天籁魔音,在此曲之下无人幸存。之后因为暗罗素若的消失,才慢慢平息下去,不过依旧是江湖里面的一笔传奇色彩。虽然这都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可现在说起,还是那么令人恐慌。

黛颜

两位倾国传奇女相,在她们柔弱的外表下是怎样的深谋远虑。而有是什么让她们凤凰涅槃,泣血重生。他们幸福得不似真实,亦残酷得不像虚幻。佳人轻纱衣,万千丝,怎道这愁?君子眉目清,气宇轩,怎道这苦?转来转去,原来只是她这一切都是局,局罢了,把我围了进去,也把你自己围了进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