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 > 浴火狂妃 > 正文

浴火狂妃第2章.梦醒

发布时间:2019/10/10 3:05:55热度:

《浴火狂妃》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被绑在木架上,眼看就要被烧死,却诡异地出现一阵寒风,一次次地吹灭士兵手里的火把,最终她没死,却被那个什么王爷丢在了这个院...

浴火狂妃

秦音睁开眼睛,视线逐渐地清晰起来,感觉也逐渐地回归于躯体。看到眼前古色古香的床帘,却是那么的陌生。

这儿是哪儿?刚要想起什么,那一阵阵的头疼猛然间侵袭了她的感官,非常的疼,转而全身都疼了起来似的,疼到身体和脑袋仿佛马上就要炸开了。

她这是怎么了?

伸手摸了摸绑在额头上的好似是绷带的白绸布,难怪她感觉到头疼了,原来是车祸中伤了头。

秦音脑中浮现出自己被车撞之后眼睛所能看见的最后的画面,段君终究是没放过自己,想起他嘴角那一抹快意且残忍的微笑。

她的头开始疼了起来,某些画面在脑海中闪现:

“我怀孕了!”秦音淡然地在段君面前说出这四个字,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对她来说,却太沉重,太沉重……

“你再说一遍?”他低沉地说道,仿佛只是在问天气如何。

“我说,我-怀-孕-了。”秦音不怯地面对他,一字一句地说出来。

他忽然猛地掐住她的脖子,将她逼到墙角,她纤细的脖子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被他拧断,呼吸已经开始急促……

忽然,他放开她,眼神阴冷道:“打掉。”

秦音小脸通红,不停地咳嗽,大口地呼吸着,让自己缓过气来以后,看着他,说道:“段君,我爱你,我想生下属于我们的孩子,我会自己抚养的,保证不给你添麻烦好么?”

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恳求,但是,段君根本没有正眼看她,嘴角只是勾起一抹笑容,这笑容却带着些许的杀气。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生下这个孩子了?”

“是……”

“好,很好。”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秦音只感到心灰意冷,叹了口气,低声呢喃道:“我在他心里,终究与其他女人一样。”

头虽然依旧疼着,她却是完全地清醒了,看着眼前很是古风的床幔,又不禁再次疑惑了起来:这是哪儿?

她努力地撑起自己的身子,掀开薄被,依坐在床边,伸手扶着让她疼得想敲碎的脑壳,举目打量她现在所身处的这个地方。

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药味,算不上太难闻,不过是秦音不习惯罢了。

离床不远的地方是一架织锦半透明的五页大屏风,屏风后有张桌子,上面点着一支快要燃尽的蜡烛。

这儿到底是哪里?

屋内只得一炉快要熄灭的炉火,不算太暖和。

她拢了拢身上的薄被,打起精神再次观察整个屋子,古香古色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自己身下这个大床还真是古风浓厚的全木制,她搬过长条软枕垫在身后,她就这么搭着薄被,靠着软枕,坐在了大床上。

透过床边不远处的没有窗帘的木格窗户,她看到外面漆黑一片,秦音想这会儿应该是深夜吧,难怪这会儿如此安静,这里除开自己之外就没有其他人。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了这么一个古风浓韵的地方,她只得安静地慢慢地思考和分析……

“吱呀……”

就在这安静的深夜,房门打开的时候,轻微的响动都被静寂的黑夜扩展得无限大。

秦音转头看了过去,一个穿着古代抹胸襦裙,头上扎着双丫髻的小姑娘,端着一个木盆将将迈过门槛,一抬头便顿时愣在了当场,水盆应声而落:“啊,小姐,您终于醒来了……”随着声音,人也迅速地跑到床边。

秦音有点愣神地看着这个小姑娘,模样有些面熟,但是却想不起她是谁。

“小姐,我是小青啊!”小姑娘跪在床边。

这一声落下,秦音的脑海里犹如电影的快进一般,飞过无数画面,是了,她慢慢地想起了那天自己第一次醒来的情景。

被绑在木架上,眼看就要被烧死,却诡异地出现一阵寒风,一次次地吹灭士兵手里的火把,最终她没死,却被那个什么王爷丢在了这个院子里。

“小青,我昏睡了多久?”秦音低哑着嗓子问道。

“小姐昏睡快有五日了。奴婢给小姐倒点温水来,先润润嗓子,再给您换药。”小青说着便转身捡起木盆又拿了桌上的茶壶重新去倒水。

沈嬷嬷披着外衣推门进了屋子,神情也煞是激动:“娘娘,您可算是醒来了。”

“有劳你们了。”秦音也自是记起,这院子里如今仅仅只有她们三人,却不知道这几日她们没有府里的支持,是如何过来的。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老奴去找个大夫再给您看看。先让青姑娘伺候您洗漱和换药,再吃点清粥。”沈嬷嬷抹掉眼角的泪水。

“我醒来了就是没事了,不用再找大夫。只是,这几日你们是怎么过的?”秦音还是问了出来。

“青姑娘偷偷从府里的后门出去,拿着自己的一只钗子变卖了,得几个银钱,请了大夫过来,抓药换药,这些都是青姑娘在做。老奴也只得做些个吃食,给青姑娘打打下手。”

这沈嬷嬷本不是跟着王妃从娘家过来的,而是从府里直接派过来的。

听段福说过,沈嬷嬷以前是在静王爷母妃身边伺候的人之一,后来静王爷自己开府的时候,沈嬷嬷就被派了过来。

没成想,这次倒是连累了她。

秦音想到,原身这个王妃,叫做付婉月,在娘家里也是个受尽欺负不被待见的偏房庶出的女儿。

加上母亲也早就亡故,自然更是在娘家那边没什么地位,这样想来她出嫁的时候嫁妆甚是寒酸的吧。

便是有几件像样的首饰,这会儿也是留不住了,想到这里,秦音又说:“看看我的嫁妆里可还有值钱的物件,清理出来做个备用吧,眼下这样的境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你们本身也没几个银钱,还是用我的嫁妆来贴补吧。”

沈嬷嬷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王妃,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现在醒来的王妃和曾经的王妃却是有些不同了。

小青打了温水进来,和沈嬷嬷一起,给王妃换了新的伤药,又将替换的绑带都泡起来,夜里再洗干净用沸水煮过晒干,明日还能再用一回。

又简单地吃了一碗咸菜配白米粥之后,秦音只觉得疲惫万分,便又睡下了。

明日起来,她就是付婉月,不再是秦音。

“醒来了?”当朝十五皇子,静王爷——段怀君放下手中的书册,饶是玩味地呲笑一声,“可有发现不同?”

地上跪着的黑衣人偏头想了想,摇头。

“嗯,继续监视,本王还真的很期待接下来这付婉月又会玩什么花样呢!”段怀君端起茶杯悠哉地喝了口温度正好的香茶。

“静王爷,那院里要不要添点儿下人和物事?毕竟她现在还是明面上的王妃,总不好太过于苛待了去,也怕给外面的人留下说头。”段福上前轻声问。

段怀君思索了一番,的确,这明面上付婉月还是父皇圣旨钦赐的静王府正妃,而他这王府里的探子也不算少,前几日的事情虽然被瞒得很好,但是时间长了却也难免给外头那些人瞧出些事端来。

“也好,你再派个做杂活的嬷嬷过去,每日里新鲜食材也挑着送些,她们自己在院子的小厨房做些吃食还是可以的。”

再次思索一阵,又说:“如果那小丫头还偷偷从后门出去请大夫,也由着她去,只是派人跟着即可,顺便那些陪嫁来的首饰都还给她。”

“沈嬷嬷那边你去安抚安抚,到底是母妃那边的人,别亏待了。再过一些时日,让沈嬷嬷从那院子里出来吧。”手指无意识地在桌子上敲了敲。

“老奴即刻安排一下。”段福得了主子的决定,便也不耽误,马上转身出了书房去安排。

段怀君又看了几页书,起身,抖了抖衣袍:“来人,去萧侧妃院子。”

“是。”

浴火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浴火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浴火狂妃

一朝醒来所见之人,竟然是他。是指一颗心早已被伤的体无完肤,再见已无爱空余恨。一纸和离书摆在他面前,冷傲逼人“王爷既然不爱,那便签了这份和离书吧,从此嫁娶婚否,我与你毫不相干。”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