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婚恋 > 家有萌宝,妈咪别跑 > 正文

家有萌宝,妈咪别跑全文免费阅读第18章《家有萌宝,妈咪别跑》

发布时间:2020/9/17 15:50:52热度:

《家有萌宝,妈咪别跑》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婚恋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她的孩子还在的话,也和萧水水和萧木一般大了吧。...

家有萌宝,妈咪别跑

“阿姨早安。”

听到萧木的答复时,冉染的心咯噔了下,她抬眼诧异地看向萧木,红唇张了张。

这还是萧木第一次回应她的早安。

萧水水拉着冉染坐到了距离萧木不远的地方,然后才问:“我听哥哥说阿姨昨天摔到了,疼吗?”

萧水水伸出小手,够到冉染的后脑勺轻轻揉了两下。

冉染被她的动作搞得嗓子有些发胀,她低头看着面前善解人意的小公主,忽然好舍不得。

如果……

她的孩子还在的话,也和萧水水和萧木一般大了吧。

“小公主,可以告诉阿姨你今年几岁了吗?”

萧水水比出四根手指头来,小手还在揉着。

冉染笑了笑,真好。

有佣人端着果盘进来,看到萧水水帮冉染揉脑袋的动作一愣,差点连果盘都没端稳。

冉染意识到什么后,牵着萧水水的手从脑后拿了下来。

佣人说:“小姐少爷,你们的杨老师打来电话说今天临时有事不能过来了,让你们自己练一下上周交给你们的任务。”

萧木点了点头:“知道了。”

“阿姨要走了,”佣人退出去后,冉染站起身,笑吟吟的。

“你们好好练琴,拜……”

“我们不会。”

冉染正要作别,结果萧木来了这么一句。

萧水水也跟着附和:“老师教的我们听不懂,弹不来。”

冉染拧着眉,想了想后凑近了些:“我看看,老师让你们弹什么?”

“这个。”萧水水手指头戳了戳哥哥面前摆着的谱子。

冉染看了看,情不自禁说了句:“你们老师怎么教的?这个并不难啊。”

连小孩都教不明白,这老师不会是来骗萧成凛的课时费的吧。

“咦?”

萧水水眼睛忽然放光:“阿姨也会弹琴吗?”

闻言,冉染愣了愣,急忙把谱子放下说:“我小时候学过,但不是专业的,和你们老师比不了。”

萧水水和萧木交换了个眼神,然后萧木往凳子里面坐了点,萧水水踩到凳子上挽住冉染的手腕往里拉:“阿姨,我们也特别菜的,你弹给我们听听,我和哥哥保证不笑话你。”

冉染摆手:“还是不了吧。”

她也好几年没弹过了。

“阿姨要是不弹,我就哭了,”萧水水撅起嘴巴,眼看着就要挤泪水了,冉染心下一紧,急忙把她抱起来放到旁边坐好。

“好好好,我弹就是。”

萧成凛下到客厅时,只剩下三三两两个佣人在打扫卫生,本打算去音乐房里看看两个孩子,却在走廊上看到了一只行李箱。

“箱子是谁的?”他问旁边的佣人。

“好像是冉染的。”

“她人呢?”

萧成凛推开音乐房的门时,里面传来弹奏钢琴的声音,他清楚孩子还没有这么高的水平,便多往里走了两步。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突破云层,从房间敞着的小窗口里泻进来,在冉染的头发丝上洒下一层金黄,她肤色很白,小脸被阳光衬得愈发精致。

边弹着钢琴,边与两个小孩说笑,那画面只让人看一眼,便渴望永恒。

一曲弹奏完,冉染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少爷小公主,我献丑了。”

萧水水捧场地鼓掌:“阿姨,我觉得你比老师弹得好。”

萧木也全然没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萧成凛,僵硬了十来分钟的面庞挤出一抹难得的笑意来,偏头看着冉染,问她:“阿姨,你可以不走吗?”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萧成凛的内心被触动了,“岁月静好,时光不老”大概讲的就是眼前的画面吧。那么多的钢琴老师都无疾而终,这个女人是凭借什么本事让自己的两个宝贝恳求着挽留下来的。

不管因为什么,只要两个孩子喜欢就好。萧成凛觉得自己完全是一个好父亲,因为有足够的能力给萧木和萧水水喜欢的任何东西,包括冉染这个女人!

“冉染不会走的。”萧成凛的声音穿透过阳光飘进了屋里,不可抗拒却又夹杂着些许温柔。

“嗯?”冉染一瞬间有些恍惚,这声音仿佛从天边飘来,那么不真实。

“太好了,太好了!”萧水水开心的转了个圈,像个小天使一样扑进了萧成凛的怀里。“谢谢爸爸不让冉染阿姨走。”

猛回头才发现萧成凛早已伫立在她身后,嘴角还是冷酷的不带任何表情。但是藏不住的是望向怀里的萧水水的温柔。

“萧先生,我已经决定要走了。”冉染强迫自己不要在留恋不属于自己的美好。

推开门,转身提起行李箱,迈出了第一步。冉染不知道这一步为什么如此沉重。比当时爷爷去世后自己背井离乡的第一步都显得困难。

身后的萧木和萧水水看见冉染要走,不约而同看着萧成凛。

家有萌宝,妈咪别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家有萌宝】 或 【妈咪别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家有萌宝,妈咪别跑

“阿姨你好漂亮,勉强一下,做我爹地女朋友好吗?”“妈咪,有话咱好好说,架可以吵,婚不能离……”保姆而已,冉染做着做着,被两小包子黏得死死的不说,最后还做成了萧家太太。外人眼里薄情危险的男人,只在她面前温柔又带着粗暴。  “必须离!”冉染受够了,怒吼。  “可是妈咪呀,爹地说离婚了就把我们丢河里喂鱼,再把鱼烤成串给吃了,反正我们是没人要的小孩,” 旁边的宝宝们瑟瑟发抖。  &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