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言情 > 凤腾九霄:熬骨成毒
凤腾九霄:熬骨成毒

凤腾九霄:熬骨成毒

  • 热度:
  • 时间:2020/3/21 0:08:13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祯元元年,河安府定康县出了个妖物所化的女子。骆青岑用了九年去帮助夫君,皇天不负苦心人,他一朝登云,却将她踹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说你蠢如猪狗,配不上当管夫人。”嫡姐看着被钉在棺的她巧笑倩兮,“你这个小贱胚子还是有点用处的,起码给我养出了个状元夫君。”重生一次,她要让他们受尽这世间的苦难折磨!

精彩章节预览

逼仄的空间中有幽幽的红光,骆青岑浑身痛的颤栗,黑铁铸成的铁钉穿透了她的掌心,两只腿的小腿骨也被巨大的铁钉从中凿断,骆青岑全身被七根六尺长的黑铁钉贯穿钉在身下的棺板上!

她不记得自己昏厥过去又疼醒多少次了,体力在随着血液一点点流失,棺材中本就没有多少空气,如今钉死的棺中又在她头两侧燃了两支红烛,血汩汩从她身下晕出。

正对着她的脸的棺盖板上镶着八卦镜,她灰败的眸子从铜制八卦镜中看到了自己的脸,一张早辨不出是人是鬼的脸!

沾了公鸡血的布条紧勒着她的嘴,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头两侧的红烛闪出的微弱光芒映着她身下不断溢出的鲜血。

她骆青岑,整个定安府的商贾们都说她是个极尽精明的女人,若是生为男儿身,假以时日定能成为河安府的首富!

骆青岑扯了扯唇角想笑,她没想到最后她竟然死在自己的夫君手中!

棺外管少宁请来的道人仍念念有词的做着灭妖法事,那声音传进来时模模糊糊的……

“管状元放心!这妖物已被镇住六日!到今晚便是第七日了,届时将这棺椁与妖物一起拉到城外焚烧即可!”

她是妖物,她是妖物!骆青岑想笑却笑不出来,身子微颤着扯的她已经浑然不知痛了!

当年她是河安府鼎鼎有名的骆家千金,虽是庶出,但管少宁一个两袖清风的破落秀才也是高攀不起!

她在骆家不受宠,靠着那点嫁妆养着这个秀才,红袖添香夜读书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他读书,她便悉心熬夜也会陪着照料着!

他顾着文人的清名不愿卖字!言之凿凿的说不为五斗米折腰!可管少宁几次科举不中后家中已经是粒米无存!

是她当了自己嫁人时的头面去做了本钱,从摆摊到铺面,从铺面到生意,多少地痞流氓纨绔子弟的欺辱她都受了!

河安府哪个不知她骆青岑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她不在乎,因为她挣的每一个铜子都供着管少宁买最好的狼毫徽纸端砚!

这辈子,她一点都没有委屈了他啊!

管少宁果然不负她望,过了殿试成了南祈国的状元郎,一步登云。

她本是欣喜的,管少宁刚从京中回来接她的那晚捧着她的手说的话言犹在耳!

“昭玥辛苦了,你嫁于我时还是青葱五指,如今已满是厚茧,这份情我永记心中,此生定不会再让你受苦!”

那时管少宁就已经觉得一个经商多年斤斤计较的恶俗妇人配不上他堂堂状元郎了吧!

在他眼中,一个满身铜臭味的骆家庶女怎么配得上他!

那日她带着管少宁回娘家,一转眼的功夫他便滚在了她嫡姐骆淑雅的床上!

“昭玥,你不该过来的。”管少宁坐在床上,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极致的厌恶,“如果今天你没看到这一切,也许我会容你做个妾室。”

“我是你明媒正娶娶回家的结发妻子!”她含着泪吼出声。

“骆青岑!少宁本就是我的夫君!是你顶替了我的位子,别不知好歹!”

“那是你看他一穷二白两袖清风,穿着的粗布青袍上还有布丁,你不愿意嫁!”骆青岑疯了,拿起桌上的茶盏就去砸那对奸夫淫妇!

当初管少宁带着与骆家订亲的信物到骆家时,该嫁的是骆淑雅。

可骆淑雅看不上那时的管少宁,是她看到骆府梨花树下失意的男子,是她代替了骆淑雅全了骆家的颜面!

如今想来,管少宁一直是不甘的,屈辱的吧,订下的是嫡女的婚约到尾却娶个了庶女!

骆家的嫡女是高不可攀的凌霄花,得不到的让他抓心挠肝!所以成了状元之后他立刻迫不及待的和骆舒雅滚在了一起!

他怕她将事情捅了出去,将她禁锢了起来!外界便开始有了关于她是妖物的传言。

管少宁做了手脚,她去烧香香灭,拜佛佛倒!最后不知道管少宁动了什么手脚,她的双眼变得腥红一片似恶鬼般!

骆青岑看着八卦镜中自己已经恢复如常的眼眸,她这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棺外有人在轻声叩着棺盖,她抬头看去,厚重的棺盖被推开一条缝,骆淑雅那张娇美动人的脸映入眼中。

她看着棺中被钉在那里不似人形的骆青岑噗嗤笑出了声,眸中眼底皆是得意与畅快。

“骆青岑,你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骆淑雅笑的张狂,“我真是要谢谢你这个下贱胚子,你还算有点用处,给本小姐调教出了一个状元夫君啊!过几日我就要嫁给少宁了,到了卞京,所有人都会只认我这个管夫人!”

骆淑雅的手伸到了她的脸旁,红色的蜡炬被拿起,骆青岑看着那蜡烛一点一点的朝她的脸靠近……

“骆青岑,少宁跟我说了,他说你蠢如猪狗,早就不想忍受你了!说做下九流的低贱商人,不配做他的妻子。”

火苗舔舐着她的耳垂,骆青岑被烧的浑身都剧烈的动起来,她四肢受限,只有胸腹一下一下朝上挺起挣扎着!

灼烧的痛刺入大脑,骆青岑发出呜呜的叫声,眸中射出刻骨的恨意!

“骆青岑你还不知道吧,你和少宁成亲了九年,为何你一直没怀上孩子?”

她猛的一怔,停止了挣扎,一双眸子瞬间圆瞪!

九年,她一直期待着能有一个孩子!可却迟迟没有,她一直以为是她的问题,去看了大夫却也查不出什么!

“是少宁不让你生,你这种腌臜的贱人,不过是一个庶女罢了!你娘是个贱婢爬了主子的床生下的你!你们母女都是下贱胚子!”

她被蒙骗了九年,管少宁还总是抱着她劝她看开点,她内疚了九年!

“你知道少宁为什么这么恨你么?”骆淑雅唇边带着笑:“因为他欠了你的,他不敢面对这个事实,你活着就是在时时提醒他那年自己拿着一纸婚约去骆家受人白眼时的落魄样子!时时提醒他他娶了个下贱的庶女!”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经典言情小说 校园言情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官场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惊悚恐怖 耽美小说 职场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