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 > 正文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_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16:26热度: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一个年约五十岁的肥胖的男人,皮肤黝黑,满脸横肉,身上穿着一件油渍斑斑的衣服,眯着眼躺在案板旁边的一张躺椅上,嘴里叨着烟卷...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

“三丫头,你是没有跟杨大锤打过交道,你是不知道他那脾气,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偏偏的这掌勺又非他不可……”

“好了庆旺嫂,我忍着点就是了,不就是一顿饭嘛,一晃眼就过去了。灶台在哪,你带我过去吧庆旺嫂。”

姚彩玲想了想,象是下了决心般点头道,“行,嫂子带你过去,你要是觉得受不了了,就对嫂子说一声,嫂子再找人把你替换下来。”

姚彩玲带着麦草去了灶台那里。

说是灶台,其实就是临时搭起来的一个案板,旁边支了两口大锅,有两个个人正坐在那里在烧火,旁边几个妇女在洗菜刷盘子碗的忙碌着。

一个年约五十岁的肥胖的男人,皮肤黝黑,满脸横肉,身上穿着一件油渍斑斑的衣服,眯着眼躺在案板旁边的一张躺椅上,嘴里叨着烟卷吧嗒吧嗒地抽着,烟灰都飘到案板上洗干净的菜上了,他却视若不见地继续抽着。

这就是那个杨大锤?就他这幅邋遢样,烧出来的菜也有人吃?

麦草刚一见面,心里对此人就有了些反感。

“杨师傅,这是麦草,今儿个她在灶上帮您,您有什么杂事就吩咐她来做。”姚彩玲站在杨大锤的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道。

杨大锤微微睁了睁眼,拿眼瞟了一眼麦草,也不说话,只在鼻子里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这件事。

姚彩玲又叮嘱了麦草两句,便走开忙别的事了。

“杨师傅,您现在要我做什么您请吩咐。”麦草强压下心里对此人的反感,笑着问杨大锤道。

“把洗好的菜切了。”

“好嘞。”麦草答应了一声,便去洗了手,拿起案板上已经洗好的菜切了起来。

麦草厨艺不错,刀功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她这么当当的一动手,正闭目养神的杨大锤睁开眼看了看麦草,然后站起来身走到案板前,抓起麦草切好的土豆丝看了看,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哟,练过?”

“没有,就是切的多了,熟能生巧,嘿嘿。”

杨大锤又是极为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就说嘛,一个丫头片子,能会啥。”杨大锤说完,又转身走到躺椅那里坐了下来。

杨大锤的话让麦草十分的不舒服,不过他是人家请来的大厨,她犯不着与他有什么冲突,所以麦草忍了下来,继续切菜。

不过,接下来,麦草可没有那么好过了。

因为在切菜的过程中,杨大锤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一会儿说麦草切的土豆丝太细了,一会儿又说麦草切的茄子太大了。

他前脚刚吩咐过麦草将萝卜切成滚刀块,可在麦草按他的吩咐切好后,他突然又指责说他刚刚明明说过要的是萝卜丝,骂麦草是自作主张将萝卜切成了块。

麦草终于知道那几个女人为什么不愿来灶台上帮忙了,这个杨大锤哪里是请来的大厨,他根本就是请来的一个祖宗,好生好气地伺候着还能招来他百般的挑剔,这要是碰到那气性大的,估计都要跟这个杨大锤动起手来了。

麦草想着今天是韩庆旺家的大喜日子,犯不着跟这么一个腻味的人较真冲了人家的喜气,所以杨大锤的那些不中听的话,她都自动过滤了去,只想着赶快把该做的事做完,然后离这个人远远的,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麦草把洗干净的菜都切好装了碗,肉也按着杨大锤的吩咐,该切块的切块,该切丝的切丝,两只鸡斩成了块,两条鱼也开膛破肚收拾的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麦草这才放下手里的刀,转身问杨大锤道:“杨师傅,都收拾好了,您啥时候开炒?”

“急啥。”杨大锤斜了麦草一眼,抽完了手里的烟,朝着地上吐了几口浓痰,许是觉得鼻子有些痒,又用手擤了擤鼻子,将擤出的鼻涕往地上甩了甩,将手在衣服上抹了抹,然后站起来走到案板前就要去拿炒菜的大勺。

在杨大锤往地上吐痰时麦草就有些犯恶心了,如今见他擤过了鼻涕,手洗也不洗的就要来炒菜,麦草是再也受不了了,忍不住的开口提醒道:“杨师傅,您是不是该先去洗个手再炒菜。”

杨大锤当的一声将大勺扔到了案板上,“哟,管起我来了。”

“杨师傅,不是我要管您,只是这饭菜必竟是进口的东西,干干净净的吃起来不是更安心吗?”

“吓,你说我不干净?你哪只眼看我不干净了?我杨大锤在这十里八村也做了十几年的饭了,还没有哪个人嫌弃我不干净过,今儿个倒被你这个丫头片子嫌弃了,你说说你算个啥东西就敢胡说老子来了。”

“有事说事,好好的你咋骂起人来了?你年纪也一大把了,咋就这么为老不尊了呢?你说我哪只眼看到你不干净了,我两只眼都看到你不干净了。

从我来你就一直在抽烟,烟灰都飘到这菜上了你也不管,这些我都不说你了,可你擤过鼻涕,手也不洗一洗就来炒菜,你这是想叫大家都叫吃你的鼻涕吗?你不嫌恶心,别人还嫌恶心呢。”

麦草真是被这个杨大锤给气坏了,脾气一上来,也顾不得这是什么场合了,气愤地冲杨大锤叫嚷道。

两人这么一吵嚷,立刻便吸引了一些人过来围观,杨大锤见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麦草揭了短,立刻有些恼羞成怒起来,肥胖的大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案板,指着麦草的鼻子就骂了起来:“你杨大爷我就是这么个习惯,咋地,看不惯是吧,看不惯你别请我来啊,既然请我来那就按着我的习惯来,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就敢对你杨大爷我指指点点的,你是哪家生养出来的不识抬举的东西!把你的爹娘叫来,我要好好跟她理论理论,这是只管生不管教吗?”

围观的人见这杨大锤说话越发的不堪入耳,赶紧上前劝解道:“杨师傅,她一个小姑娘家,年纪还小不懂事,杨师傅你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我与她一般见识?我要是与她一般见识,我早一巴掌掴到她脸上了,还由着她在这里跳吗?”

有其他女人上来要拉麦草离开,麦草被杨大锤那满嘴的脏话气得头脑发昏,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听过这么肮脏的话呢,不但骂她,而且连她的爸妈都给骂上了,他们招他惹他了?

“你不就一烧菜的吗?你有啥好横的,人家请你来,是付了你钱的,你就得好好的尽你的本份好好的烧菜,你拽什么拽?!你有什么好拽的?!难道离了你就不行了吗?!”

“嫌我拽?嘿,我还就拽了,看不惯是吧?离了我成是吧?那好啊,你杨大爷我还不想伺候了呢。”

杨大锤说完,将刚围上的围裙一解,团成一团,然后啪的一下扔到了案板上,气哼哼地走了。

韩庆旺和姚彩玲已得到消息赶了过来,见杨大锤撂摊子要走,急得不行,赶紧上前拦住杨大锤说好话,

“杨师傅,今儿个是我不对,安排了麦草来帮您的忙,这丫头是个急脾气,您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再怎么说,她还是个孩子不是?杨师傅您大人有大量,这论辈分,您还是她的长辈呢,跟一个晚辈,您就不要较真了。”

姚彩玲说完,又转头对着麦草说道,“三丫头,这杨师傅可是你的长辈,你咋能对长辈这么无礼呢?还不快过来给杨师傅赔个礼?”

“别,她的礼我可受不起,庆旺媳妇,今儿个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实在是已经被气糊涂了,这会儿头脑都是昏的,要是不小心出了事谁来担这个责任?我看这个丫头也是个能人,今儿个这菜就由她来烧吧。”

杨大锤说完,也不顾众人的阻拦,径直走了。

姚彩玲眼见着杨大锤撂摊子走了,急得捶胸顿足,“唉呀,一会儿这人都过来吃饭了,这可咋办呢,这临时让我去哪儿再找一个师傅来啊,三丫头啊三丫头,你可害苦你嫂子了!”

韩庆旺也是急得团团转,不过他到底是男人,很快冷静下来,赶快召集了自己本门的人商量对策去了。

麦草还真是纳闷了,杨大锤不就是一个烧菜的师傅嘛,看他准备的那些菜式,又不是什么满汉全席,普通人烧不来,非他不可。

他的那些菜,也就是寻常的家常菜,麦草觉得随便拉一个家庭主妇过来都能烧得出来,可是这些人,看杨大锤走了,怎么表现得就跟天塌下来了一样呢?

不过,这件事终究是自己引起的,自己可不能跟那个杨大锤一样,丢下一个烂摊子拍拍屁股说走就走。

“庆旺嫂,他走就走吧,有啥大不了的,我来烧就是了。”

麦草此言一出,唬得周围的人都是一愣,姚彩玲呆了一呆,很快又苦笑道:“三丫头,你就别再给你嫂子添乱了,今天这事啊,也怪嫂子考虑不周全,把你一个小姑娘派来帮厨,事到如今,啥也别说了,我赶紧叫你四哥去找杨大锤去,对他说两句好话,再求求他就是了。”

“庆旺嫂,不就是烧个菜嘛,干嘛非要把他捧得跟个大爷似的,你不要着急,我说我烧那就让我来烧好了,我烧的肯定不比他烧的差。”

“三丫头,你是还没有睡醒吧,这些菜,你也烧得来?”旁边一个女人快言快语地说出了大家伙心里的疑惑。

麦草也是更疑惑了,以前为了让爸爸吃好一些,她还去报过一个烹饪班呢,在烹饪班里接触到的食材,可比这高级多了,烧烧面前这些菜,还不是小菜一碟嘛。

麦草还未答话,姚彩玲却是有些生气了,“三丫头,今儿这事,嫂子也有错,嫂子不是已经给你道过歉了,嫂子这里也用不着你帮忙了,你还是赶快回家糊你那些烟盒子吧,嫂子可不敢耽误你挣钱。”

姚彩玲说完,便大声叫着韩庆旺,“庆旺,你赶紧拿两盒好烟去杨大锤家一趟,说些好话再把他请过来!”

“庆旺嫂,你咋不信我呢?”麦草的倔脾气上来了,上前一把拉住了姚彩玲。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重生八零之田色生香

如果将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突然给扔到了1980年一个荒僻的农村,让她今后要靠种地为生,她该怎么办?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同时养活两个拖油瓶弟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